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电话:0755-85293010-8006
  • 手机:1363265489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正文
曾国藩如何处决洪秀全?先剁成肉泥装入大炮再点火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03  浏览次数:

  历史是一条滔滔而下,永不停歇的大河。总会有几个人趟入水中站立,他们不曾被激流席卷而去,而是让河水稍稍偏离了流向。

  大清得以苟延,因为一支称作湘军的军队,湘军得以存在,因为一个称作曾国藩的枭雄。

  探寻他一生行为功业,需要太多的文字。探寻他一生行为功业的因由,也许只需要一个细节。

  道光十六年(1836年),二十五岁的曾国藩进京会试,再度落榜。回程湖南的路线,取道淮扬,绕行半个中国。沿途不是游山玩水,而是考察山川地理,风俗人情,并做了大量笔记。

  途中盘缠散尽,只得去找父亲故交,江苏睢阳知县易作梅。寻访易家,遇大雨,浑身湿透。敲门入室,恰逢主人因事外出,便在易家堂屋坐等。约摸过了两个时辰,易作梅回归,打量屋中来客,大惊。曾国藩两脚之处,留下两圈水渍印痕。如此长的时间,他竟端坐未动。这是何等定力,易作梅大为感概,至此不以常人目之。

  何谓知行合一之道?何谓经世致用之学?曾国藩为湘军所作的军歌,是明白如画的注解。一个饱读四书五经的学究,下得乡来,朴质如老农,讲话如同邻里拉家常,而且句句直指人心,令人信服。

  咸丰八年(1858年),湘军有军纪败坏之象,扰民事件时有发生。曾国潘在江西建昌营中作《爱民歌》如下。

  看似唠叨,因其唠叨,才接地气。数十年后,蒋介石任黄埔军校校长,将这首歌印发学生。至红军起家,则将这首歌略作修改,叫作《三大纪律,八项注意》,最终取得天下。

  曾国藩依据不同情况,所作的军歌有七首之多。初期劝乡民办团练自保,写了《莫逃走》,《要齐心》,《操武艺》三首。即使在今天,三岁儿童也能听懂。

  曾国藩仿照戚继光的选兵方法,以儒生为将,以农夫为兵。挑选乡野朴质老实之人,不用奸滑机巧的流民。对这些大字不识的士兵,曾国藩以通俗易懂之法,反复教渝。"每逢操演,反复开说至千百语","虽不敢云说点顽石之头,亦诚若苦口滴杜鹃之血"。他写的《水师得胜歌》《陆军得胜歌》,从行军,扎营,号令,战术,内务,装备,凡治军主要问题无不囊括。

  在即将平定太平天国最后阶段,曾国藩写了《解散歌》,宣传"不杀捆绑人""不杀旧官兵"的八不杀俘虏政策,用以瓦解太平军斗志。《曾国藩年谱》载,《解散歌》"流布贼陷之境,于难民之久困贼中者,曲达其苦衷。士民读之,莫不感泣,因此而自拔,归来者颇多"。

  观近代史,毛蒋皆师法曾国藩。蒋介石主理黄浦军校,曾以《曾胡治兵语录》为教材,又印发《爱民歌》种种。其师法,尚在其形。国共之争,毛前期作军歌,是《爱民歌》的翻版,后期的俘虏政策,则是《解散歌》的运用。

  天京是炸开的。南京城墙大平门龙脖子墙段,至今犹能看见修䃼的痕迹。修补的东界与西界,内外都立有石碑,供人凭吊。曾国藩书有"缺口碑",记其史实。其中释文为,"⋯同治元年五月,浙江巡抚曾国荃率师进攻金陵,三年六月十六日于钟山之麓用地道克之。是岁十月修治缺口。工竣,鑱石以识其处。铭曰:‘穷天下力,复此金汤,苦哉将士,来者勿忘’。曾国藩记并书"

  南京城坚墙厚,热兵器时代来临,云梯一类攻城器㭜已成往事。1853年,太平军挖地道,用棺材装炸药轰开城墙,涌入南京。十年过去,湘军想靠同样手段爆破城墙,已非易事。当时已有方法应对,即以地道破地道。

  湘军从城外挖地道,太平军则从城内对挖地道,灌水,灌毒气,提前引爆炸药,令湘军损失惨重。

  挖地道技术要求很高,地道不宜太深,影响爆破威力。太平军在城墙观察草色,便可判定是否有地道挖近城墙。还请来全城瞎子,抚墙细听,以断定地道确切位置。

  湘军能将地道挖至太平门龙脖子墙段,是因为占领富贵山高地,以炮火掩护,城内太平军情况,尽在控制之中。最终将上千麻袋炸药运入地道。7月18日深夜,李秀成派精兵千人,化装成湘军出城,拟破坏地道,为湘军识破,无功而返。

  1864年7月19日,轰然一声巨响,坚固无比的南京城墙炸塌二十余丈。湘军将领朱洪章率敢死队从缺口杀入城内。天京破。

  曾囯藩奏折称,"此次金陵城破,十万余贼(实际只有三万多《李秀成自述》)无一降者,至聚众而不悔,实为古今罕见之巨寇"。拜上帝教虽近荒诞,却不失为一件洗脑工具。恒大、上港出征亚冠对阵日本双雄 PP体育独家全程直播。太平军男女,大多不降自缢,也有为"弗留半片烂布与妖享用",放火者。残留太平军则据屋巷战,湘军亦满城放火。一时火光冲天。曾国藩奏折称"大火三日不息"。这是掩饰之词,实际大火烧了八天,至7月27日,一场大雨,才熄灭。目击者记述,"时烟起数十道,屯结空中不散,如火山,紫绛色"。

  破城五天之后,曾国藩幕僚赵烈文进城,他在日记中记述城内惨景,"尸骸塞路,臭不可闻",城墙上挂有无数自缢尸体,湘军押着太平军俘虏四处找地窖 ,搜寻财宝,并将抢刼财物搬运出城装船,然后是惨烈的屠杀。“计破城后,精壮长毛除抗拒时被斩杀外,其余死者寥寥。大半为兵勇扛抬什物出城,或引各勇挖窖,得后即行纵敌。城上四面缢不老广贼匪不知若干。其老弱本地人民不能挑担又无窖可挖者,尽情杀死。沿街死者十之九皆老者,其幼孩未满二三岁者亦斫戮以为戏,匍匐道上。妇女四十岁以下者一人俱无,老者无不伤,或十余刀,数十刀,哀号之声达于四远。其乱如此,可为发指"。

  曾国藩记载,湘军“分段搜杀,三日之间,毙贼共十余万人。秦淮长河,尸首如麻”,“城内自伪宫逆府以及民房悉付一炷”,“万室焚烧,百物荡尽,而贡院幸存”, “自五代以来,生灵涂炭,殆无愈于今日"。

  擒贼擒王。城破之后,最重要的,是天王与幼天王的下落。经俘虏指引,在天王府金龙殿下挖出洪秀全的尸体,尸体以绣龙黄锦缎包裹,尚未全腐。运至雨花台交曾囯藩核验。曾国藩日记载,洪秀全“胡须微白可数,头秃无发,左臂股左膀尚有肉,遍身用黄缎绣龙袍包裹”,据传,验尸完毕,天气由晴转阴,还下了阵雨。曾国藩下令,“戮尸,举烈火而焚之”。洪秀全尸体被剁成肉泥,拌以火约,装入大炮,射了出去,顿时灰飞烟灭。

  洪秀全的儿子幼天王洪天福贵,借助李秀成让出的快马,从城墙缺口逃走,一路辗转,经湖州等地逃往江西,被俘获。送往南昌审理。洪天福贵写了多份口供,乞求保命。1864年11月18日,洪天福贵被押上牛车,送往南昌市曹凌迟。四根长钉将他手脚钉在牛车木桩上,沿街示众。至刑场,刽子手从头至脚,细割其肉,每割十刀,一声吆喝。随之将碎肉抛向围观市民,市民争抢之,有野狗钻近刑台爭食。行刑由清晨至傍晚,中午曾灌以稀饭,总计一千零三刀毙命。其间惨号之声不絶于耳。

  浩刧之后的南京,已是满目疮痍,民居,衙舍,王府毁之者,十之八九。整个城中,连一棵完好的树都找不到。太平天国立都之前,南京人口约在九十万左右。但到太平天国后期,据曾到访城里的英囯翻译富礼赐,还有美国商人赫德均估计,南京人口约在七万上下。湘军围城时,《李秀成自述》称,太平军仅有三万。湘军屠杀之后,城内居民几近无存。

  1865年,到此任两江总督的李鸿章给友人书信说,"金陵一座空城,四围荒田,善后无从着手⋯实则无屋,无人,无钱",他悲观地估计南京要恢复当年盛况,约需百年。

  1865年4月3日,英法官员抵南京进行通商开埠勘察,见战后南京"人民死亡,转徙者不可胜计,屋宇之存者十不及三四。疮痍残败之状,目不忍视",遂搁置南京开埠。

  清廷,太平天国,湘军,是一埸三方博弈的大棋局。清廷发给军饷的军队,只有八旗与。湘军是团练起家,政府不发军饷的私人武装。在满人看来,一支汉人的军队坐大,"决非祖宗之福"。打压,制掣,猜忌是必然的。

  湘军四处筹款,为清廷卖命,清廷却层层设防,以至到湘军将领难以忍受的地步。(有大量史料述及。)以湘军后来的实力,为何不取而代之?"东南半壁无主,我公岂有意乎"?曾国潘权衡再三,放弃取代清朝的想法,用两句诗淡而化之。"倚天照海花无数,流水高山心自知"。

  天京总攻前十天,曾国藩1864年五月二十五日日记,似乎能感知他解散湘军的心迹。

  "日内因户部奏把似有意与此间为难,寸心抑郁不自得。用事太久,恐人疑我兵权太重、利权太大。意欲解去兵权,引退数年,以息疑谤,故本目具招请病,以明不敢久握重柄之义"。

  所谓"户部为难",是指户部批准江西巡抚裁减本应筹给湘军的军饷,而此时,曾氏兄弟已欠发军饷甚多。以至士气低落,甚至发生精锐集体逃亡事件。故"寸心抑郁"。

  日记已明确表达"引退"的意愿。兔死则狗烹,引退谈何容易,这是一局很难下的棋。

  攻破天京之后,纵容湘军"大索",兵拥资财而不思战,数万湘军得以顺利裁撒。潘国潘因之逃过兔死狗烹的命运。

  《湘军志》作者,晚清名士王湘绮问曾国藩为何纵兵掳掠,"如此行为,几近恶徒行凶"。

  曾国藩平淡对之,“吾之兵士,非朝廷俸养,然为朝廷竭力,故唯有薄民生而厚朝廷也哉"。

  南京克复之后,曾国藩自知罪孽深重,以两江总督之威,成立善后总局,救济灾民。又重建庙宇,修复孝陵,整治道路,清理河道,收揽人心。战火刚熄,曾国藩便着手复修贡院,仅在几个月间,于当年12月2日,乡试举行,汇集南京,参加科举苏皖考生达二万人之众。棋局中最特别的一着,是建造旗兵营房,延请八旗驻防,真可谓苦心孤诣。

  作为一座苦难的城池,南京无语。只是沉默。但南京知道,什么都知道,只是不说,谁懂得一座城市的哀伤与哭泣是什么样子呢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